河南饲料价格联盟

你吃的美国牛肉,是这样养大的!

解脱之光2021-07-20 12:01:30

诸恶莫作  众善奉行

自净其意  是诸佛教

你吃的美国牛肉,是这样养大的…… 


作者:霍华.李曼

我的曾祖父在蒙大拿州的巨瀑市外,创立并经营一家中型的有机酪农场,我的祖父继承了他的事业,我的父亲又从祖父那儿接下了这座农场,从我还是个小不点儿的时候,就知道它总有一天会交在我和哥哥的手上。 


我在大学选读农业系,学了当时最新的农耕方法,包括如何使用杀虫剂、除草剂、荷尔蒙和抗生素──跟我老爸那套完全不一样!有机农法是与自然共事,顺着自然的时令节气来做事,不过度滥用土地和环境……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老方法,但当时的我则是要终结这些农耕方法,只想用化学技术来拥有更美好的生活。


喂牛吃牛肉 


如果你是一个身在美国的肉食者,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你以及你所吃下肚的牛其实有着某些共通点,那就是——它们也吃肉!


当一只牛被屠宰时,它全身大约有一半左右的重量不会进入人类的肚子,包括胃肠、内脏、头部、四蹄、角还有骨头和血。这些人类不吃的部位都被倒入牲畜处理厂的巨型研磨机中;此外,凡是农场里被发现生病的牛或其它牲畜,下场也都一样,只不过病畜是整只一起丢下去。牲畜处理是一个年营业额高达二十四亿美金的产业,每年要处理二千万吨重的动物死尸。


在美国,动物的尸体不论是被瘟疫蹂躝得多么面目全非、被癌症折磨得多么不成兽形,还是多么极尽的腐败肮脏,牲畜处理业者都会张开双臂欢迎它们。除了农场牲口外,牲畜处理业者的另一个主要处理对象,就是安乐死的宠物——每年都有六到七百万的猫咪和小狗在动物收容所里被结束生命。


举例来说,光是洛杉矶一个城市,每个月就要送大约二百吨安乐死的猫狗到牲畜处理厂去。最后,巨型研磨机里的成员还要加上被动物防制机构捕捉并施以安乐死的动物,以及捕狗大队沿街捕杀的牺牲者(捕狗大队并不会每天进行沿街捕杀,不过在夏天时,最厉害的捕狗队员通常都能在看到猎物之前,就先嗅出它们的位置)。 



这一大堆令人作恶的混合物被磨碎并蒸熟后,较轻的脂肪物质会浮在最上层,它们将被精炼为各种化妆品、润滑油、肥皂、蜡烛和石蜡等石化制品;而较重的蛋白质则烘干并磨成褐色的粉末——会变成褐色是因为其中有四分之一都是粪便等排泄物。几乎所有的宠物食品和家畜饲料中都掺有这种粉末,农人们称之为「高浓缩蛋白质」。以一九九五年的美国来说,就有五百万吨经过加工处理的屠宰场废料被卖作动物饲料。我也曾经把这玩意儿成吨的喂给我的牛只,却从来不会在意自己正在「喂牛吃牛肉」。



一九九七年八月,牛类海棉样脑病变(即俗称的狂牛症、疯牛病)疫情逐渐扩散,为了因应民众日益高涨的惶恐,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发布了一项新法规,明文禁止用「反刍蛋白质」(以反刍动物炼成的蛋白质)来喂养反刍动物,因此就这道禁令被实际执行的程度来看,我们再也不能把牛变成「同类相食」的动物了!它们将不用再吃牛、绵羊或山羊的尸体,不过它们仍然狼吞虎咽着与自己同种的动物尸体所磨制的饲料,包括死马、死狗、死猫、死猪、死鸡,还有它们的血和排泄物。